这边偶尔会来看看,需要找我请搜同名微博_(:зゝ∠)_

光と闇の境界】 Une

“我是说,真的没有零花钱?”

“我能不能搜刮一下这座宅子?”

“或者我去打两个小怪说不定掉点钱?”

“你什么时候变得和那个叽叽歪歪的光呆一样了!”暗之白魔突然表现出种族特有的灵巧,跳起来发着光的酒神杖对着暗战临头就是一敲,接着捂着头窜到桌子底下的暗之战士就收到了坐的远远的暗之骑士和暗之黑魔同情的眼神。
“我就要一点点!好不容易等到个粗心写错价格的商人!你猜得到吗!只卖60块的独角兽!”

“不────行!”暗之白魔举着酒神杖,一字一顿地敲着暗战的肩甲,发出的哐啷声震得暗战心里发毛。“先反省一下你为了在光战面前耍个帅把斧子搁地上磨这种行为?修那把斧子够我吃几顿了!”
“所以上次路过骨颔族看见人家做的炖山羊皮汤也要嚷着打包回去吗?”暗战边飞快地解掉盔甲边然后开了个预见。
“你别想活过今晚了!!!─────”暗之白魔张开了双臂。

“卧⋯”暗战脑子一片空白。

然后,在他反应过来自己应该狠心开个复仇之前就被水流啪叽到了墙上。


他在半夜醒了过来。
而且吵醒他的应该是临床暗之骑士的呼噜声,吵的不亚于打雷。
他摸摸头,疼的像是被角祖拍了不下十遍的脑袋还有点粗略的医术的痕迹,不用说这是那个傻愣愣的黑魔给读的,这个还算有点头脑的男人自告奋勇要守夜然后挑了个离暗之骑士特别远的房间。
被子里有点湿漉漉的,他能想象他的陆家搭档多粗略地把不省人事的他从墙上抠下来也不甩干一下直接扒了衣服就扔床上了。

。。。
他是睡不着了,心里还有点惦记着那只被写错价格的独角兽宝宝,掌握着他生死大权的白魔每次都扬言他敢去冒险者的市场玩儿就肯定放生他,这对他来说真是噩梦,特别还是在这种有两个坦克的队伍里面,他当时怎么就脑一抽带了一个要他上缴工资的傲娇白魔妹子而不是学者来呢?惹恼了至少还有小仙女啊。

呼噜⋯

呼噜⋯

妈个鸡要炸了好吗!
他顶着要被白魔冲的要散架的骨架子往打着呼噜的骑士那边砸了个空的以太药瓶子。
后者觉得自己大概被蚊子咬了一下,伸手挠了挠,然后继续。

呼噜⋯

妈妈我要离家出走!!!
暗战泪汪汪地爬起来,从枕头底下掏出一张躲着白魔藏了好多天的传送网使用券(。)心里想着大爷我不玩了要飞到最远的地方去,然后他看着传送券散发出乳白色的光芒,将他包裹在其中,周围的一切渐渐消失。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特么终于自由辣!!”脚一触到地面,暗战看到了熟悉的大水晶,想都没想手舞足蹈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绕着以太广场兴奋地跑了十几圈的暗呆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然后他开始觉得有什么不对。
好像⋯有点冷?

而且⋯挺冷的?


“雇员铃在哪里!!!在哪里!!!”
第二天卫兵的报告一定会提到半夜里一个可疑的只穿了一条胖次的冒险者在伊修加德主城里狂奔着要找雇员铃,甚至还好几次揪着卫兵的领子要求带路,几个npc都安慰50级的他说你先去福尔唐家领主线可好。


“那边那位⋯你还好吗?”

红着眼冻得快说不出话的暗战头都抬不起来了,用剩下一点力气摇了摇头。
“你是第一次来伊修加德吧?身上的装备呢?”

“出门忘带了⋯”暗战觉得自己脑袋都不灵醒了。
“不介意的话,拿去穿吧”
一件还带着体温的蓝狐皮做的大衣盖到身上,还有着一股淡淡的伊修加德小松饼香味。
“还有⋯你在这好久了吧?饿了吗?我刚做了点小松饼⋯虽然不是hq的但是平时我也经常自己吃啦。”

暗战有点犹豫地接了过来,刚出炉的小松饼还带夹着些软软的可爱的小蓝莓。
“我⋯”
暗战感动地要哭,他抬头起,想看看艾欧泽亚最后的良知长什么样。


然后他看到的──────是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那人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是你!!!!卧槽!!!”

他怎么可能会认不出他呢?!那张脸他无数次从镜子里打量着,从水面的倒影观察着,从发亮的盾牌表面看着。他就是他,他也是他。

“我们认识吗?”光呆歪着脑袋,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

“我们!!!我们!!⋯你!!!⋯”
暗战擦了擦眼,又掐了掐自己的手臂⋯难道自己是给暗白的酒神杖给敲坏了脑袋?他是什么狗屎运怎么会偏偏在他最无能甚至连块可以砸人的石子都找不到的地方遇到了光之战士?

“⋯不认识!!!”暗战还是怂了下来。“可是你是谁都认识的大名鼎鼎的海德林的使徒光之战士啊!!”

“哦⋯你这人可真逗哈哈”光战笑了起来。
“啥?”
“我是说,大半夜在艾欧泽亚最冷的主城裸奔⋯噗哈哈哈哈哈⋯真是太有创意了!”
暗战皱了皱眉,他也是第一次这么近打量这个让无影族都不得不重视的男人,他显得那么年轻,帅气,勇敢,好像生来就适合当英雄。

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的吗?
暗战陷入了过去的回忆⋯有些时候,越发希望想起以前的事就越发困难,母水晶把他的过去紧紧锁起,一切都有如隔着一层厚厚的雾,他是谁,他为什么而战,什么理由让他听从本是敌人的无影族的指令,什么让他和面前这个人反目成仇初次见面就要大打出手。

他觉得自己头疼欲裂,捂着脑袋弯下腰。

这时腿上传来一阵温热的感觉。
他低下头,看见一只雪白的独角兽幼崽,此时将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腿上。
“这是⋯”
“啊,这是匹独角兽”
光战温柔地抱起那匹血白色的幼崽,轻轻放到暗战怀里。
幼崽亲昵地舔着暗战的脸,暗战从来没接受过这么亲昵的动作,脑袋一片空白。他等了这么久一直也想拥有的小独角兽,竟然是那么温柔可爱,纯洁。。。

“他很喜欢你呢”
光战微笑地看着他怀里的小独角兽,暗战此刻完全顾不上自害羞得通红的脸。
“曾经我的一个友人,他的家徽就是独角兽。”光战似乎在自言自语。
“咦?”暗战似乎知道光战说的是谁。
“那天我得到了这匹小独角兽,心里真是很开心很开心⋯”光战叹了口气。“却不知道,很快我永远失去了他。”
“很抱歉⋯让你想起这些⋯”
暗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在安慰人。
光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
小独角兽似乎对暗战的反应不满,不安地在暗战的腿上跳来跳去寻求安抚。

“我⋯我该做什么⋯”暗战有些结巴。

“抚摸它”光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暗战。
那种眼神?????!!
暗战感觉自己像是有被白魔哗啦拍了一下,然而他觉得自己从没有那么清醒。


反正他都不敢相信面前的光呆是真的。
暗战俯下身,给了这匹雪白的独角兽,一个吻。






上课摸的鱼( :3 )
反正是光x暗冷cp自己看着好吃就好))
下篇看情况啥事出来吧

评论 ( 3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