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偶尔会来看看,需要找我请搜同名微博_(:зゝ∠)_

永远的菲尼克斯

他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半夜醒来了。

然而在北萨纳兰这个地方,严格来说几乎看不出白天黑夜,挖掘的青磷水产生的蓝色蒸汽浓厚地遮盖了天空,使这个地方常年不见天日。

队长给了他们严格的作息时间,也只能按小时来划分一天。为了突破巴哈姆特大迷宫,他和小队的其他成员已经在这里待了269个小时54分27秒,念完这句话之后变成了269个小时54分34秒。
营地上都是冒险者,每个人都是兴冲冲地来到这里,带着食物,装备武器,为的是完成漫长的奋战,与龙神巴哈姆特决一死战⋯说白了就是拿到龙神武器回家炫耀一番顺便平时还能嘲讽一下野队队友。
他却是说不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大概只是单纯的想要试试自己的能力,总比无所事事地在家里采集喂鸟倒卖不值钱的家具还有朝着过路的小猫咪吹口哨有趣。

或者,他来这里是为了它。

一开始,它大概仅仅只是某本经文书上描绘的想象中的生物,全身覆盖火红色的羽毛,从火中获得永生,知晓天下兴亡王族更迭乱世兴衰。有东方的种族更是将它封为圣鸟,设立雕像神坛,日夜歌舞或是献上美丽的女孩子英俊的少年。直至王朝覆灭神像崩塌,也不曾有什么身披火焰的神兽降落在棕榈树枝之上。于是有人嘲笑,歌颂它的那些诗歌文字也被火焰吞噬,甚至附上只不过是虚无伪造用以求得钱财的假神之名。也有人解释它才是这个世界的君王,只是赤王尚幼还有着对于人类来说太过于漫长的五百年轮回,它仍在精选着属于自己的子民罢了。

不管怎么说,在今天的艾欧泽亚大陆上那些残破的拔地而起的水晶那些永远不会再有生命的土地那些沐浴过强大的以太的森林高山湖泊,无声记录下来的是五年前的灵灾人们绝望中的祈祷唤醒了菲尼克斯,它用组成自己身体的重生之焰燃烧了整块大陆,换来了人类的新生和祝福。最后却被龙神巴哈姆特精炼,成为决战前的最后一道难以突破的防线。

他做不到。
他自己突然间从队伍里面最主力的输出变成了短板,甚至一个无用之人。
因为第一眼看到那只悬停在诸神黄昏六号舰第一舰桥上俯视冒险者们的不死鸟,他就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他向队长解释,循环错了,不小心以太空缺了。

从那天起,他就常常从梦中醒来,睡着的时候手指会在地面上血淋淋地抠着。他变得很频繁的做梦,梦里他有着火焰一样的翅膀,在天空自由翱翔,发出如同歌声一般的悦耳鸣叫。
那天的晕倒确实是因为以太之力的匮乏,因为看见那双因为被精炼血一样红色的眼睛,就像第一次学习星灵移位的时候,从充满着攻击和破坏欲望的星极火迅速到冷静缓慢的灵极冰那种突如其来强制切换的感觉他用了很长时间才能适应。就算是到了现在,他成长为一个优秀的黑魔法师以后,仍然在战斗的时候尽量少用星灵移位。

这两种状态是没有办法迅速交替融合的,就像他对的两种人格于他一样。
有时会狂暴富有攻击性,看谁不爽不怼到底就不服气,有时候安静得像中拉那群可爱无害的小绵羊,心平气和看什么大风大浪也都没反应。

在这一层他们卡得很久,原因很多,坦克装备不行,奶妈反应不过来,战斗漫长复杂输出们力不从心。
每次战斗他都忍着那种不适的感觉战斗,但是菲尼克斯就像是他的克星,每每稍有接近,那种痛苦的冰火交融的感觉就一股脑从下腹翻上来,身体里面的以太也紊乱得无法安定。

每次他看着自己用出去的技能,却感觉菲尼克斯并没有受到伤害,还因此更加凶猛残暴,坦克的招架变得举步维艰。

它一次次沐浴在火焰中重生,一次次变得更强大。而他的破坏之力,却在变得难以控制。

是他的错觉?菲尼克斯在吸收他的黑魔法之力?

他以为这大概是黑魔法师们都会有的事,但是当他和同行们讨论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人能理解他的痛苦。

“你这是黑魔法反噬吧?要不回去找找导师?”
“啧想玩黑魔法的人多了去了他这种基础不好还自以为是的小家伙我见多了回家随便找个幻术师随便看看就好”

有关心也有讽刺。
每个冒险者小队都想第一时间战胜菲尼克斯,得到这份荣誉,毕竟越困难的敌人就越多抱着各种心态来的想混名声和钱的人过来。这种时候就算是平时抱团性格都有些孤僻的黑魔法师们也开始暗底下你争我夺一言不合就开始互相抨击指责。

这个世界真是混乱啊⋯
每晚睡前他总是在自己小队帐篷门口坐很久很久,盯着巴哈姆特大迷宫的入口,似乎随时有人打败了菲尼克斯,带着胜利的喜悦和兴奋从那里走出来,向所有人宣告自己的胜利,然后他的噩梦也会以此终结,他能继续自如得控制火与冰,给他的敌人带来恐惧。

现在的他,只能用憎恶这种感情压抑身体里面以太的空虚带来的不适,却不能反抗它继续在梦里占有他的身体,带着他垂直上升,红色的羽毛优雅地撕破空气,最后停在云层以外,绽放在宇宙数不清的璀璨星空之中。

这次醒来,他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双手,他做了个可怕的决定。
那晚上守着大迷宫入口的战士支支吾吾的报告撑,一个人男黑魔法师并没有组队独自走进了大迷宫,他的语气坚定让他他无法阻拦,也没有机会问清缘由,就让他进去了。

大迷宫里面的空气长期封闭,龙炎烧灼着那些陈旧的亚拉戈时代的电路板,散发着让人反胃的味道,原处仍在一步步被修复的龙神巴哈姆特身体散发着微光,那颗心脏的弹跳声充斥着耳膜。
他抚摸着自己的心口,他以为那会受影响慢慢和龙神同步,却发现自己的心脏生来都没有那么平静稳定。

走了没多久,他就站在了空旷的第一舰桥上,这个时间意外的空无一人,然而菲尼克斯还是一如既往地在那里扇翅悬停着,每一下的频率,和他的心跳惊人的相似。

砰砰⋯
砰砰⋯
砰砰⋯

那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有那些梦,为什么他会每次接近它就紧张,为什么他会越来越不安。

他慢慢解开袍子。
朝着全身燃着永不灭的重生之焰的不死鸟一步一步走去。

这其实是一场属于他和它的婚礼。
他不能将他截然相反的两面融合,而它就是那段能填补他缺失力量的旋律。
从第一天他见到它起,它就在向他发出无声的邀请。
请和我融为一体。

血红色的眼睛里面属于精炼的那道光慢慢变浅,最后留下的是一片深邃的黑。
那是一位见证了人类所有兴衰历史的眼睛,曾经哀叹,也曾经喜悦。最后一次倾听到祈祷之声的时候,它从梦中醒来,人类的悲痛和绝望让它无法安眠,哭泣和哭喊打破了它祥和的低鸣。

强大的以太爆发之后,被龙神精炼囚困在这里,束缚着自由的翅膀,它也只能祈祷,向这颗星球向着母水晶海德林祈祷,从这里解脱出去。然后,光之战士就这么来了。

龙神的拘束哪里那么轻易打破,被迫为绑匪提供着重生之焰,一切都与它的出现是要拯救苍生相违背。

这个黑魔法师是它的希望,有着生生不息能将自己有限的以太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的男人站在它面前的时候,它发出了感激水晶的低鸣,也向着这么一具渴望得到安抚和平衡的身体发出了邀请,将它永远地解放。

他向它走去的时候,它没有一如既往地扑下来攻击。他赤裸着的身体把自己坦然在它面前,这只美丽的神兽,将他的身体他的灵魂看得通通彻彻。
“请和我⋯融为一体”黑魔法师向菲尼克斯下跪祈祷,声音里面压抑不住的激动。

重生之焰缓缓将他包围,舔舐着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
“好”
无声但他确实听到了回答,他朝它张开了双臂。




第二天很早就进去的小队带着胜利喜悦的消息从大迷宫里面出来了,守卫着门口的卫兵还在嘀咕打报告的时候要写现在是早上还是傍晚这件事的时候,这个小队的队长却在向闻声而来表示庆祝的人群坦白,菲尼克斯的伤害似乎削减了很多,他们并没有多费劲就完成了战斗。

不远处的一个骑士队长叹着气数落着队友应该昨晚多努力一把的说不定过的就是他们了,这时他注意到角落里还在被窝里面蜷着的黑魔。
“你你你!不是你最近那么忧郁状态不好我太担心的话⋯”
黑魔伸着懒腰坐起来,脸色红润心情大好一改最近一个月阴沉表情的样子。
“嗯?”
骑士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最后小声说“算了算了你状态好了就好⋯那么”
“走吧我们去挑战巴哈姆特”黑魔大声提议道,小队的其他成员都惊讶地看着这个一晚上判若两人的黑魔。
“好!我们加油,尽快作为第一梯队进去吧!”
“嗯!我去赶紧做点食物!大家都快准备一下吧!”
受到他的感染,所有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顺便帮我重做一套衣服!这几天风大刮走了!”他好不害糟地朝负责做装备的学者喊道。


“我答应你⋯用你的力量,为你报仇。”
黑魔法师人男看着几乎不存在阳光的窗外,在被子底下悄悄伸手摸向自己胯间那片湿滑,微微地笑了笑。







这是2.x自己玩黑魔那个时候的脑洞´_>`
憋了好久⋯
ps有时间脑补这些东西的黑魔怎么可能拿首杀嘛是不是)

评论 ( 2 )
热度 ( 12 )